当前位置: 必威官网 > 综合体育 > 正文

雪山守护计划到达扎西宗乡拜访登山队员家庭

时间:2019-07-18 04:35来源:综合体育
5月2日中午,2012年奥索卡雪山守护计划媒体团一行在通往珠峰大本营的途中到达定日县扎西宗乡曲得村,媒体团成员分两组分别拜访了两位西藏登山队员的家庭。 (户外资料网西藏报道

  5月2日中午,2012年奥索卡雪山守护计划媒体团一行在通往珠峰大本营的途中到达定日县扎西宗乡曲得村,媒体团成员分两组分别拜访了两位西藏登山队员的家庭。

(户外资料网 西藏报道)快讯:5月1日17时30分,奥索卡雪山守护计划媒体探访团一行到达定日县城。预计5月2日经由扎西宗乡到达珠峰大本营。

起在中尼边境的珠穆朗玛峰,为荒僻冷寂的高原带来喧闹,也为当地农牧民带来财源。以登山协作、旅游、文化与餐饮服务业为内容的珠峰经济,作为一个产业链开始呈现。   最早开掘珠峰财源的是尼泊尔的雪巴人。1953年,雪巴人丹增与新西兰人希拉瑞一起登上珠峰。雪巴人抓住了这个机遇把协作登山发展成为重要的经济活动,并把“雪巴”演绎成了登山品牌。如今雪巴人的经济已经从农牧业转向了旅游业,也使雪巴人的生活方式发生了变化。1953年,雪巴人聚居地、海拔4700米的索卢—昆布地区,没有任何学校、医院、电力和通讯。如今这里交通方便,有十几所学校,也有了医院和卫星电视,甚至还有了高山网吧。当地的卢克拉飞机场成了尼泊尔3个最繁忙的机场之一。据尼泊尔登山协会主席策林透露,每年都会有20多支登山队从尼泊尔境内挑战珠峰。登山队要向尼泊尔政府缴纳约140万美元的税,这些登山队在尼泊尔大概还要消费250万美元。大到加德满都的旅行社、饭店、旅馆,小到当地的向导、农民,都能从登山活动中获利。   中国境内的西藏人对这些财源反应似乎比较迟钝,直到山那边的尼泊尔人将大把钞票赚足的时候,西藏人发现登山原来还可以赚钱,便也模仿人家做起来了。   珠峰攀登的新品牌   在2003年中国登山活动中出现两个特别引人注目的现象。一是业余登山者攀上珠峰,一是中国的“雪巴”在登山协作中发挥重要作用。从电视画面中,全国乃至世界都看到,最先登上珠峰的是西藏登山学校的学员昂旺、扎西次仁和旺堆他们。中央电视台现场直播的珠峰,久久出现的是他们自己拍自己的场面,一时大占珠峰绝顶的风光。为了拍好电视,学员们还冒着冻伤的危险,摘下手套,摘下雪镜,很是卖力,经过这一次登山的考验,中国第一批登山学校的学员成长起来了。要知道,这是一群每个月只拿100元零花钱的西藏偏僻山区的孩子。   37岁的西藏登山学校校长尼玛次仁是我国著名登山家。据他介绍,这所登山学校是1999年创办的,学员多是珠峰脚下定日、吉隆、聂拉木县穷苦人家的孩子。学员入选的条件除了文化知识外,便是在海拔4300米高度长跑5000米。学校的课程上午是文化教育,下午是专业技能训练,每周两次在海拔6000米高度进行攀冰、协作、救护的训练。学校对这些孩子们免费教学,吃住也全免,每月只发100元零花钱。尼玛次仁办学目的很明确,就是把这群苦孩子培养成中国的“雪巴”。   在5月下旬纪念珠峰登顶50周年的登山活动中,这些来自贫困山区的孩子们很争气,充分展示出雪域人的潜质。17岁的旺堆是这次登山活动中年龄最小的高山协作队员,他出生在聂拉木县索作乡格穷村。9岁时父亲便去世了,是母亲含辛茹苦把他们一群弟妹拉扯大,生活过得很艰难。他说自己从小就喜欢登山,初中没毕业就到登山学校来了。过藏历年时回了一趟家,把平时省吃俭用存下来的200元钱带回去时,母亲很激动,儿子虽吃了不少苦,但能挣钱回来,是有出息了。这次登山中,旺堆负责背氧气罐、食品和帐篷到北坳,每人负重大约25公斤。有人看他时,便露出憨厚的笑,很有礼貌。他说工作不算累,晚上回营地还唱歌跳舞,使大本营的汉族人很羡慕。   在一位女队员攀登到海拔8600米时,氧气瓶坏了。危急中,尼玛次仁命令学员普布顿珠把自己的氧气瓶给女登山队员使用,而普布顿珠不用氧气陪登山者到山顶,直到下山到海拔7900米处才吸上氧气。可以想象,如果没有普布顿珠的氧气,女登山队员不仅登顶困难,恐怕连生命也危险。   像旺堆、普布顿珠这些登山协作,以自己的行为塑造了中国的“雪巴”勇敢、顽强、善良、无私的新品牌形象。这次登山活动动用了18个雪巴人和25个西藏登山学校的协作人员。以后,可能有更多的学员将取代雪巴人。这些孩子收入低微,甚至连登山证书也没有,而他们却不在乎。听说学员毕业后可进入西藏体育局当专业高山协作,每月工资600元,上山后每天补贴40元。但愿这些以生命换取微薄的收入孩子都能录取。否则他们回老家将更为贫穷。   目前,尼泊尔的雪巴高山协作人员收入较为可观,每次攀登珠峰可得到3000至4000美元。显然比中国的协作人员要多得多。作为政府收费,南侧的尼泊尔每名登山人员收费5万至8万美元,北侧的中国只收3万至6万美元。中国人自己登山只收取5万元人民币,显然这5万元远远不能满足登山需要。今年,仅仅7名业余登山队员预算即为180万元,大量要靠商业运作赞助。   农民建起登山旅游的市场   从拉萨到珠峰大本营,80%是简易公路,开车要走两天半。珠峰北坡的路很难走,从定日县城到珠峰,要翻过很多山梁。最后两个乡是扎西宗乡和八松乡。攀登珠峰的人一批批从门前走过,引发他们的做生意的欲望。上山的人要吃、要喝、要住,总不能什么都从北京和拉萨带来吧,于是在1999年前后出现了珠峰宾馆、珠峰商店和珠峰茶馆。   在一个登山淡季,记者在珠峰下的绒布河谷走进边巴茶馆。只见屋子中央摆放着三张藏式茶几,茶几中间矗立着铁质牛粪炉,里面炉火熊熊。四周靠“墙”放置着藏式卡垫床,门边的橱柜里摆满各种饮料、酒水。在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营,没有太阳便显得寒气逼人。此时走进这燃着炉火的茶馆,再喝上几碗滚烫的酥油茶,寒意顿失,实如走进了“人间天堂”。   42岁的边巴是巴松村的居民。早在1985年,他就在村里办起一个小茶馆,为那些到珠峰旅游的外宾提供服务。1999年,他看到来珠峰登山、旅游的人越来越多,就在每年的登山季节把茶馆搬到珠峰大本营。每年约有半年时间在山上做生意,营业额多时可达5万元左右。边巴的茶馆可为客人提供酥油茶、甜茶和清茶,还有啤酒、白酒和藏白酒以及其他饮料。边巴家里共有7口人,家里的其他人要照顾农活和牲畜,山上只有他和20岁的女儿卓嘎。卓嘎眼睛大大的,眉毛细细的,脸红扑扑的。一见到有客人来,脸就堆满笑,端上茶来。他们良好的服务态度和多年经营的“品牌”效应,使得许多来珠峰登山的人和协作人员都愿意到这里来喝茶、聚会。边巴的茶馆还可以为客人提供住宿。茶馆客厅旁边有一间卧室,放有5张床。边巴说,最多时他这里可以为客人提供10张床位。   今年有18个国家27支团队570多人拥到登山大本营。边巴每天晚上弹起六弦琴,唱起藏歌,迎接登山的人。不过,他说生意不好做了,今年有18家珠峰宾馆、珠峰商店与珠峰茶馆,形成一个珠峰市场。大家都来竞争,得提高服务质量才能多赚钱。   扎西宗乡白坝茶馆的老板次仁顿珠最初的想法便是为全家每个人买一双新鞋,他看到山外来的人穿着既暖和又结实的旅游鞋,羡慕得不得了。于是他在1999年下决心从银行贷款1000元钱,在家里开设只有两张床铺的旅馆,一张床每天收2元钱。他的妻子次仁通过与国内外的游客打交道,能够与中国内地的游客进行简单的汉语对话,能够听懂国外游客所需要的“咖啡”、“咖喱饭”等英文食品单词。如今,白坝旅馆从当初的2张床铺逐渐形成目前的5间客房、24张床铺的规模,价格也涨到了25元。据次仁顿珠介绍,2000年旅馆生意最好,纯收入近5万元,今年上半年收入也有上万元。他用旅馆的这些收入,新盖了一幢两层的土坯楼房。次仁顿珠当初的梦想真的实现了。他从游客手中购买了两双适合自己和妻子的旅游鞋。   边巴、次仁顿珠都是扎西宗乡最早开办家庭旅馆的,成了最早改变贫穷生活面貌的人。扎西宗乡乡长塔杰介绍,登山队雇的牦牛,过去每天5元钱一头,现在每头30元。全乡家庭旅馆、民工与牲畜运输等第三产业,每年收入达四五十万元。   向黄金旅游区迈进   在珠峰脚下的定日县城协嘎尔镇路边,每天总有一些扛着编织袋的藏族农民,默默地守候在路边,看到内地人与外国人便捧出一块珠峰化石来。这些海洋贝类化石很好看,石块大,花纹清晰,都是3亿年前珠峰从海洋中抬升而起的见证。   当地农民在珠峰脚下寻找那些齐整的石块砸开,里面海洋贝类化石大的有几公斤重,小的只有手指大,有海螺化石、鲍鱼化石、海参化石,有几十种。有一种像菊花纹的大海螺早已绝迹,比拳头大的一块在珠峰能卖到50元,可放在拉萨八廊街的民族工艺品商店能卖到1500元。不少藏族农民依靠在珠峰脚下拣化石卖,赚的钱建起一座座楼房。   珠峰作为一种文化产业已开始出现。最有代表性的是每年8月举行西藏珠峰文化节,由日喀则市政府兴办,以珠峰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很多中外客人就奔着这个节日到西藏来。文化节上,表演珠峰一带盛行的藏戏、歌舞与民间风俗。加上参观扎什伦布等寺庙,搞得很有看头。   西藏人正在把珠穆朗玛峰建成黄金旅游区。去年约有7000人到珠峰地区观光,今年人数还将上升。珠峰、南极和北极并称地球的“三极”。目前游客能够到达的,仅有珠峰这一极,但路途十分艰险。西藏交通状况的大幅度改善为珠峰经济创造了有利条件。目前,拉萨至成都、北京、上海、广州、西宁、西安、昆明、重庆、香港以及加德满都,每周均有定期航班或包机。中尼公路开通了旅游班车,从拉萨可以把车一直开到珠峰大本营。   旅游业正成为西藏的支柱产业。旅游业总收入占西藏自治区GDP的比重,已从1990年的1.5%上升到2001年6%.环珠穆朗玛峰生态旅游、科学考察游、登山探险游等系列,已成为西藏乃至中国的一条旅游热线。西藏各级政府引导和鼓励农牧民参与旅游业、服务业,旅游业直接接纳就业人数5267人,增加农牧民收入1800多万元。这显然还是很低的数字,即使与尼泊尔单独登山经济一项目前也无法比。   也许,差距意味着潜力。

图片 1

  扎西宗乡是从日喀则到达珠峰大本营的必经之路,此次媒体团探访的曲得村距离珠峰大本营只有两个小时的车程。1989年以前,定日县是全国重点扶持贫困县,扎西宗乡更是贫困之中的贫困乡。当时人们住着摇摇欲坠的碎石房,全乡45%的人解决不了温饱问题,由于贫困,45%的家庭子女上不了学,整个乡看病难,就医更难。加之环境恶劣,平均寿命只有50岁。但曲得村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为高海拔攀登活动的接待产业提供了良好的条件。

  据8264记者观察,虽然近年登山活动的兴起为扎西宗乡的村民致富提供了一定的条件,但扎西宗乡的群众生活依然相对较贫苦。进入曲得村通往珠峰大本营的道路完全是经过简单平坦的砂石路面。即使在没有风的情况下,车辆经过时也会掀起漫天尘土。

图片 2

此次拜访的一位藏校毕业生的父母

  此次媒体团拜访了两位西藏登山队员家庭,他们都是西藏登山学校的毕业生,由于读书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也改变了家人的生活。陪同媒体团采访的奥索卡刘平格女士表示,此次探访不仅仅让媒体直接接触到西藏登山队员的家庭和生活状况,更让奥索卡坚定了与西藏登山学校十多年合作的意义,希望更多的藏族孩子能够通过这样的渠道改变自己的人生。

图片 3

编辑:综合体育 本文来源:雪山守护计划到达扎西宗乡拜访登山队员家庭

关键词: 必威官网